当前位置:流落风尘体育中国乔丹和Jordan什么关系 中国乔丹终审败诉
中国乔丹和Jordan什么关系 中国乔丹终审败诉
2022-06-23

在小编小时候,曾经穿过一双“乔丹”的鞋款,当时可谓是非常开心了。可是直到成年后才知道,原来中国乔丹和Jordan是不一样的。那么中国乔丹和Jordan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两家长达“八年”的律师函长跑结局究竟如何呢?赶紧来看看吧。

中国乔丹这个品牌如何

中国乔丹和361度、匹克、特步、鸿星尔克、安踏同属晋江系6大品牌之一,是国内运动品牌主力军之一,销售规模比安踏低一个等级,和其他几个品牌一个级别。是国内商场运动楼层和商业街最常见的品牌之一。

产品设计方面,晋江系所有品牌都同一套模式,款式大同小异,自主开发能力较弱,主要靠买版互相大抄小抄小修小改生存。

产品质量当然没问题,运动鞋属于成熟行业,但凡能做到知名品牌的,产品质量和QC标准上都不会有大问题,这点完全可以放一万个心。

除了品牌名称和LOGO榜大牌打擦边球比较恶心人之外,其他方面跟晋江系品牌没有什么大区别。李宁是属于另一个等级的品牌,晋江系暂时还是比不了的,尤其设计开发和运营能力方面,甩晋江系品牌一大截,略低于耐克阿迪。

国内各商场招商优先级别都是耐克二阿迪三李宁,其他随意,地位可见一斑。

中国乔丹和Jordan有什么区别

1、创立者不同

中国乔丹是zhidao由福建乔丹体育用品创办 ,美国乔丹是耐克品牌基于乔丹个人所生产设计的一种运动鞋。

2、标志不同:

美国乔内丹是动感的单手灌篮人物,是以MJ名字命名的正统乔丹系列品牌。 中国乔丹是左手持球的人物图标。

3、原产地不同

美国乔丹是美国品牌,中国乔丹是国产的,产地是福建。

4、经营范围不同

美国乔丹:只有AIR JORDAN系列球鞋。

中国乔丹:涵盖了篮球鞋、运动容鞋和运动服装等。

八年“长赛”Jordan终绝杀,中国乔丹终审败诉“乔丹及图”商标被撤

昨天,最高人民法院对于美国乔丹品牌状告中国乔丹体育公司商标侵权案做出裁决:中国乔丹败诉,商标和图形也被撤。

从2012年迈克尔·乔丹向中国乔丹正式发起诉讼到如今,已经过了8年,乔老爷的维权之路相当艰难,从一审二审的不断败诉,到如今终于胜诉可谓颇费周章。

在整个诉讼过程中,中国乔丹的代理律师表示

“代理律师认为乔丹本人的姓氏为JORDAN,这和QIAODAN相比有很大不同,而且JORDAN只是美国一个普通的姓氏,很难认定中国乔丹体育与迈克尔·乔丹本人存在必然联系。虽然乔丹本人拥有很高的社会知名度,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姓氏在产品商标方面拥有特权。”

说得完全没毛病,但中国乔丹这个logo就很有问题,这显然是一个乔丹的个人剪影,并且在多条广告中都加入黑人篮球运动员的元素,对消费者们有极大的暗示。

相关新闻

中国乔丹体育公司终审败诉 新京报:知产保护一视同仁

最高法的终审裁决,彰显了中国司法的公正严肃、保护知识产权的一视同仁。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对美国球星乔丹状告中国乔丹体育公司商标侵权案做出裁决,乔丹体育公司第25类服装鞋帽袜等商品上的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被撤。“乔丹商标系列案”终于告一段落。

“蹭”了美国球星乔丹这么多年的乔丹体育,终于付出了沉重代价,而作为一代篮球巨星的乔丹,也在中国法院里为自己讨回了公道。

20多年前,前身为福建鞋厂的乔丹体育,打擦边球,利用当时如日中天的乔丹的名声打开了市场。而球星从2012年开始起诉,官司打了8年,也让乔丹体育错过了2012年前后IPO的时间窗口。而这8年中,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也驶入了快车道。

今年1月14日,最高法发布指导性案例,2016年终审的乔丹商标案赫然在列。最高法通过该案明确:外国自然人的中文译名符合条件的,可依法主张作为特定名称予以保护,恶意申请注册商标的行为法院不予支持。其实,早在2017年,最高法就将此案的判决精神写入了《商标授权确权司法解释》,其中明确:姓名权可以作为现行《商标法》所规定“在先权利”,可以排斥商标保护“注册优先”的一般原则。

这意味着,法律杜绝了像“乔丹体育”这样故意滥用外国名人的注册商标的后窗程序,有利于维护权利人的人格尊严,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净化商标注册和使用环境。特别是2016年、2019年、2020年,最高法三次就“乔丹系列案”做出终审裁决,通过司法裁决形式,将其“傍名人”的原罪昭告天下,彰显中国司法的公正严肃、保护知识产权的一视同仁。

当然,还是要看到知识产权诉讼的复杂性,特别是之前球星乔丹维权时间较晚,乔丹公司早在2001年前后注册的多个“乔丹”商标,已超出申请商标撤销的5年时限。这些个案如何处理,尚有争议。但中国日益完善的知产保护环境,也让乔丹体育品尝到了“毒树之果”的苦涩,其尚存的“乔丹”系列商标价值正在缩水。

近年来,中国的国家影响力、企业影响力越来越强,中国和外国的商务、司法沟通和联系越来越紧密,像乔丹这样的“洋维权”也多了起来。比如,去年12月,李小龙女儿起诉“真功夫”使用酷似李小龙形象图标,索赔2.1亿元。一定程度上说,这是好事,可以倒逼企业上岸、转型、走正路。

当下,提升知产保护力度,成为中国加大对外开放,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举措。去年通过的《商标法修正案》,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赔偿额提高到1倍以上5倍以下。也正是日益完善的知产保护机制,吸引来更多的“洋维权”。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还晚了,也就意味着转型晚了,付出的代价更沉重。

流落风尘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